8-4

我寄人间雪满头。

【资料分享】中国古代&近现代服装、军装史料等

Mittol:

给大家推荐个神仙整理😭😭


ʙᴀʀɪᴜᴍº:



之前有画手提出在画历史类/根据历史架空的题材时,都会为了寻找对应时代的元素,如衣装配饰生活习惯等等而耗费大量的时间——为了帮点忙,这一次的分享就是与此相关~虽然不一定能解决全部问题,但是最起码,我想可以满足大多数人的需求了。




传送门:https://pan.baidu.com/s/18bF2SPNoCNZ3t1qZOL30Ow




书单如下(27)——




《中国服饰》
《中国服饰史稿》
《民国军服图志》
《中国古代衣食住行》
《中国传统服饰色彩》(中英版均有)
《中国古代的平民服装》
《中国古代服饰图典》
《中国古代服饰史教程》
《中国古代服饰史》
《中国古代服饰研究》
《中国古代服饰》
《中国衣冠服饰大辞典》
《中国古代瓷器鉴赏辞典》
《中国历代衣冠服饰制》
《细说中国服饰》
《故宫博物院藏清代后妃首饰》
《画说中国历代甲胄》
《中国历代妆饰》
《中国传统服饰文化》
《中国古代的军队(公元前1500-公元前200)》
《潘金莲的发型》
《唐代服饰资料选》
《中国古代军戎服饰》
《中国古玉图释》
《中国中世纪军队(公元1260-公元1520)》
《中国历代妇女妆饰》
《中国古代服饰大观》


推荐一个诗词网站呜呜

Mittol:

感谢 @ʙᴀʀɪᴜᴍº 向我推荐的网站!(大家有找不到界面的问ta!)


是在线阅读诗词的网站!还有蛮多诗评!喜欢的朋友可以瞅一瞅!


网址戳我


比如一个唐诗的!→网址戳我


资源很全!界面也好找!造福诗词爱好者了呜呜呜!!

无谓

听朋友吹完体育激情短打,故事发生在啥时候我也忘了你们自己看吧,he









那是他更年轻的时候。

蓝忘机接过那只楼上抛下的芍药。抬头。

楼上少年轻易倚着楼台,被风拨起的发仿如泼墨。他眉目沟壑,瞳里有星,熙熙攘攘中明明灭灭的光亮在他上扬的眼尾拉起一抹殷红,那是魏无羡。

少年示意,笑容依旧看起来有些不怀好意:“忘机兄,有空上来喝一杯?”

蓝忘机握紧了握剑的手,“好。”

一样,也不一样。他想。

菜肴看来可口,依旧是他爱的菜式。但周围服侍的人,却也依旧是阴森鬼气。

蓝忘机忽然一愣。

魏无羡见蓝忘机没有回应,以为是对着这些“人”颇有微词,他狡黠一笑:“死生之道,长远的问题了。”说完就给蓝忘机添了杯酒。

蓝忘机像是回过神,有些疑惑地回应:“嗯。”

魏无羡扫了蓝忘机一眼,又接:“凡事不过一个轮回。人性本善其实很是很有道理的。”

蓝忘机沉默地把酒推开。“魂魄性格也可说是一个精气神的问题。而且你没必要为温家人开脱。”

“不过实话。”魏无羡摇头。

蓝忘机有些迟疑,“你若执意,无人可保你性命。你可曾想过别的生人?”

能挽回吗?还是会跟原来一样?

魏无羡又说,“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何谓真假,何谓生死,不过梦蝶庄周,是人或是鬼神,不过瞬间,便能换位。你在这里谈精气神,只是一直在强调‘生’的一面,我看你是对此有所执念。”

蓝忘机侧过脸,白洁的月光顺着那下颚线削过。“对生人有执念…人之常情。”

魏无羡只望着那冷峻,对面人似是不知。

他盯着眼前的酒杯,酒面潋滟。“观天文、察地理才知幽明。很多看不见的东西都有两面。凡事两面,凡路两条。看不见不代表不存在。”

“明白。”

魏无羡塞了一口糕点。“我小时当然是探讨过鬼神之说,不过是跟街边小儿谈。出于迷信或者心愿作祟,有人毕恭毕敬写下对鬼神的尊敬与畏恐,有人却想:啊,没个人形不也是鬼神么!往另一方面想,其实就是个精气神的问题……抱歉,提了老话。不过是老生常谈了…大概。”

蓝忘机:“无妨。接受可能性……”

“——任其发展,由其寻其路,吾等退让,静观其变。”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不仅鬼神,还有生者。生也有其所,生也有其路。阴阳相接,阴阳互补,生人自然也有阴间路可过。没必要惊恐。”

蓝忘机握紧双拳,他只希望自己双目尚未泛红。

“你…”他勉强开了口,却被打断。

魏无羡道:“我不知道为何只有我一人,我也不知道我为何存在,我更不知道为何我会出现在你身边。你们争执着生死之知、鬼神之存、幽明之道,但是我以为内心有正气便自在逍遥,心有邪气便是邪道,而我并不在乎——或者说我无法在乎无法控制,你不知道我在乱葬岗那三个月是怎么过来的,所以你们的争论于我无谓,不仅仅因为我是一个修炼鬼道之人,更因为我所存在不是因为执念,而是因为我相信。

“你曾相信过什么吗?”

“所信何如?”

“恕我一言难尽。”

蓝忘机呆愣,继而惊愕,“你——!!!”

“无碍。”

蓝忘机怒极,“生往哪来,死往哪去?!这些事情究竟从何而来又从何而去?你做的事情,结果好在哪里,坏在哪里?最后结果又会变成什么?终究会衍生出什么相同于或者不同于现在的东西?”

“开始了就是早晨,结束了就是晚上。回去了也还是原来那个地方啊,而一开始,我们都知道是好的。”

魏无羡又饮一杯。

魏无羡苦笑。“原始反终,六爻一阶段,六爻变,成坤卦,阳极阴生,阴极阳生,那结果变化有什么好怕的,生死又有什么好怕的?”

“幽明之故,并不好解,大多是有形无形、看得见与看不见,人与鬼神之间也是。可能性本就存在各处,你却没有顺其自然,而是把可能性扼杀在摇篮,这并非就是你应当承担的后果。你若执意保温家人,你只会落入孤苦伶仃的状态!”

魏无羡道,“鬼神之状,鬼是鬼神是神,不过道德标准判断。而你却被局限…生命是生和命,有生而无命,自然不是生命,但是…这也是种可能性。太多可能性了,温家人我放弃不得。”

“魏无羡!你…”

“其实无一是真,而你还跟我谈庄周梦蝶身是客…”

蓝忘机忽然明白了什么。

“这都不是真的。”魏无羡悲伤地说。

蓝忘机无言。

“此事无谓…吗?”

他最后只能说这句话。






蓝忘机觉得耳边多了控诉:那大多是鬼魂的诅咒和低吼。而如今他听到的都是自己的声音,还有撕扯,还有那翻山覆海的情感一层层叠加。每一次与他一起的片段、同他一起受的伤、同他一起见的孽,此刻全成了乌雨磅礴入海流向四面八方,他的声音好似融入雨中,那情感的失控开始借霹雳而出成了震耳欲聋不断,那声音噼里啪啦从未断续,每一声都掷地有声——





蓝忘机突然醒了。






此刻半夜,月光凉凉如水从窗缝流进。而怀里的人胸膛平稳起伏着,他仿佛能听见那稳健的心跳是怎么一点点让自己体会到生的实感的。

他又抱紧了些。





“此事或许无谓…但你…并非如此。”他低声。





魏无羡往他怀里缩了缩,睡得无知无觉。

北斟等待被安排:

这个采访我真的哭😭😭想起之前大家说,希望他火出半边天,希望他火到都不屑于接男二的角色。
现在我才知道这一天不会来临,他就看剧本,看团队,他想要磨炼,想要进步,其他男二男三美的丑的无所谓。
他是有丰富庞大坚韧的内心世界的,他十年如一日真诚专注地面对自己,他的对手也只有自己。未来可期,可是无需定义,海阔天空,都用双脚来走。

我又要说了,“是太阳就升起来,谁能看见谁就看。”他的成功包含着坦荡而近乎高贵的从容自信,有意瞄准,无意击发。果然我喜欢的人们都是有同样的特质的😭

【知乎体】想知道老师性取向怎么破

大家有遇到老师看起来给给的却性取向不确定的情况吗?

羊羊:
如题。其实问这个问题更多是来听故事的。我们班老师挺好一人,就老实认真又好看,也有见过男性或者女性找他吃饭,关系看起来超级好,都是好看的人啊啊啊啊!我们还有同学看见过他在外面提着菜跟一个男人有说有笑回同一个家啊啊啊!然后我们之前旁敲侧击,他总是笑着不说,我们后来也没敢再问,不过腐女真的快疯了…
这个问题只是来听故事的!虽然很好奇但是侵犯隐私的事情绝对不会干!


回答者:阿璟
你点我就是想套话是吧?行我陪你。
关于这个,我没有发言权,不过我说来呢,是想给你提供个新思路。
就当看故事吧。
我刚看了一下描述,又看了一下楼主所在地和平时的回答,我大概猜到楼主在哪了。那个老师确实是个非常好的人。性取向说真的我觉得并不是很重要。
好啦我跟老师认识不过我不能泄露隐私啦。
其实说到这个,我确实可以说点东西。 我现在大二了,初中我也在你这间中学就读。母校呢,你也知道,要求比较高,大家总体比较沉闷,大概只有尖子班的人脑子够用可以稍微浪的爽点吧。
后来我初二的时候,我们换了新老师做班主任,我姑且叫w吧。w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特别帅又很有亲和力,介绍自己的时候特别幽默,行为夸张不轻浮,说话轻松不刻意,可以说,一节班会课就基本俘获了众人的心…哈哈哈真的很肤浅,但是谁不喜欢亲切英俊的人啊哈哈哈!反正我超级喜欢他。
他上课很认真。课件简洁明了,讲课清楚,辅导人又超级认真,特别是有一回,年级主任来我们班diss某几个纪律差的小孩。实际上,主任特别喜欢diss我们班,之前的班主任也被主任偶尔拖出去念叨,反正就是不大给面子给我们。虽然后来知道他只是单纯看我班不爽,不过那时候还是很生气的。w刚来可能没遇到这种情况,所以主任diss人顺带嫌弃我们班的时候,我们都有些唉声叹气。
结果w就笑眯眯地开口了。
“主任,这都是我的孩儿们,他们有多大能力我清楚,请您停止这种片面的指责,他们比你想象中地优秀”。
当时主任的脸都绿了。
等他走后,突然就有人鼓掌了。
然后他摆摆手,特别认真地说,“我会护着你们。”
…当然后面他立刻就嘻嘻哈哈了。
后来那几个男孩女孩居然就改掉老毛病,后来拿着好成绩去重点了。实际上,我们班是普通班,结果中考成绩出来一看大家都很惊讶,总体都进步了许多,我至今有朋友会跟我提起w,说一次考试的成功,让她的人生好过了许多。
哦抱歉,跑题了。
我一开始觉得哪里不对的时候是他的朋友n先生说话说漏嘴。
n先生其实不是我们学校的人,他是讲座的讲师,关于电影制作和导演思维培养的一个讲座。我当时去参加,课余的时候突然就见到w跑去勾肩搭背。我们习以为常翻个白眼,结果我看到n面露难色,嘿,这时候,我的好奇心就上来了。我扫了两眼我的朋友,她们好像没注意到,于是当讲座结束,我看着人越来越少,拿着笔记就要去问n先生。n先生有些害羞,不过还是认真回答我的问题。当回答结束后,我这个13岁脑抽少女就开口了,“n老师,您跟w老师很熟?”
他笑笑,“是啊。你是他的学生?”
“是啊。诶,我看您刚刚面露难色…该不是w老师欺负你了吧?”我笑嘻嘻。
“诶…要我给他伴侣选礼物呗!”
我噗嗤一笑,觉得这事儿真的好可爱,“要不要女生的意见?”
n先生本有些愁眉苦脸,听到我这句话反而被逗笑了,“也是,都是给男性送礼物,说不定你会有想法呢!”
我本准备说点什么,突然意识到不对,n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些奇怪的话,赶忙哄我两句,匆匆忙忙收拾走了。
“都是给男人送礼物?”我愣住。
之后那几天,我都有点紧张。我担心n先生会跟w老师说点什么,然后我会被带去办公室喝茶。不过事实是,w老师什么都没做,我担心的事情一件都没有发生。后来初二下学期,我打着好好学习的名号经常绕到w老师那混,一来二去的,大家也就熟悉了很多。后来有一天,我放学趴桌子睡过了,收拾好东西直接就下意识走去办公室,结果直到离开了母校才意识到w老师究竟给了我多少安全感。反正,我去到办公室,看到w老师还在改作业,不过看起来快改完了。我就敲敲窗,反正只有w一个人,他肯定也不介意。
“阿璟,没走啊?有点晚了啊?”他说,微微蹙眉。
“老师,我…”
突然n先生的那句话又冒出来了。
结果我说,“老师,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异性恋…”
w看起来居然也不惊讶,他只是笑。他点了点作业,说,“阿璟,麻烦你搬一下作业,这个问题我们以后讨论。”
我鬼使神差点头。

其实不只是那句话,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个学期我发现我喜欢上一个女孩。

现在的我是双,双偏异。现在我对这个没什么好遮掩的,但是我那是才14,家庭比较传统,朋友也不多,性格又有些怯懦,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我觉得天都要塌了。那时候没有人提这个话题,我怎么敢跟别人说呢?
但是吧,少年人眼神炽热挡不住。
我喜欢的那个人是我的邻居。她非常优秀,但我从来只敢远远看着她,不敢跨界。直到有一天,她的朋友跑来把我拖进巷子里,狠狠骂了我一顿:
“同性恋是变态!”
“就你这样的还敢觊觎她?你算什么?”
“没廉耻?”
……
后来我红着眼把她们都打了一顿。
一身淤青。
但是我真的很爽。
得知原因的双方家长表示对我相当失望,那个女孩子甚至用厌恶的眼神看着我。但是我那时候什么感觉都没有,甚至有被虐的快感。一个人的真心突然被踩碎,大概也并没有那么容易缓过来。

后来我被带到w老师面前。

他依然很友善。家长做的没错,这个时候大概也只有他能听我讲下去。
我说,“听我讲吗?”
他推了一杯热水给我,“不要急,慢慢讲。”
我迷茫的把事情叙述一遍,发现好像有些东西回来了,但是还是很痛。
“我做错了吗?”我声音有点抖。
“打人吗?我觉得你做的没错,但这确实违法…”
“然后呢…”
“出柜出的太突然,难免接受不了。”
“然后呢?”
“错不在你。”他说。
我突然就放松下来了,这个天塌对我来说没意思了。
“喜欢同性并没有错。”
“那老师…你…难不成…”我有些紧张,甚至有些期待。
“阿璟,”他指尖敲敲桌,“先听我说。”
我勉强点头。

他说:
“我有一个姐姐和弟弟…我是收养的,不过他们对我非常好。现在我姐姐结婚啦,有个可爱的孩子,就是太活泼了点。
“过年的时候我们会回去拜访亲戚。这时候就会有亲戚说,阿离啊你怎么不多生一个孩子呢。我们一家人知道姐姐身体弱,但是表面还是说说应付,我这时候就哈哈圆场好让师姐走,结果每一次都会有人问同样的问题。姐夫好几次差点发飙,我弟就拉着他,我就继续圆场。
“后来我们家族有个人出柜了。
“这是更早些年,那时候比现在歧视更多。我佩服他。
“后来我问姐姐,你是怎么看的呀。
“她说,你啊,其实这件事跟我被人催多生孩子是一样的。那些亲戚永远只会不知内情就让你做他们觉得是正确的事情。他们会质疑我,会指责我,甚至有人觉得我没用,歧视我也会有的。总会有人这样子。而他呢,也要跟我一样面对质疑,他更不容易,他会被针对,甚至被不懂得人看不起,而他最终能承认自己的身份了,是不是很了不起?“接受身份,并坦然面对,我佩服他。

他说完了,我安静了很久。
“阿璟,你这边我尽量和你父母沟通。你现在初三下学期,需要好好备考。我尽量帮你。”他推推茶杯,“喝口水吧。”
我突然叫住他。

“老师,你是同性恋吗?”
我握紧拳头。

“这重要吗?”他说,“你是不是同或者我是不是同,重要吗?”

后来w老师确实帮我解决了问题,但是家人的态度依旧冷漠,邻居也还是非常讨厌我,但是我已经不在乎了。是不是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能找到自己的方向啊。

求学这些年打给w老师的次数屈指可数,大三就要去英国交流了,于是趁着大二假期想见见他。那天阴天,我清清爽爽地跑去约定地点,本想着已经提前了能给老师一个惊喜(我还准备了礼物),结果走到十字路口,就看见他和一个男子相谈甚欢。老师对着我这边,他真的不显老,看起来还像当年一样年轻。那男子我只看到背面,不过能感受到气度非凡。
老师看着那个人,笑容就像太阳。

是啊,心里装满爱的人的眼神大多相似,不同只是不同在那个爱的人的影子。

后来我选择不过去,远远打个电话跟老师道歉就走了。后来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子把手覆在老师手背上。

我该走了。

是啊,性取向没什么重要的。真正难的其实是追寻自己的心吧。

谢谢阅读。




——
其实这…也算是我心里羡羡的一种形象。
更多是写自己。大半夜脑子不清,也看不出哪里有问题。
谢谢阅读。方便评论一下?

不行我要转载

入木三分:

之前跟咕哥谈话的时候


他说,“双方感情付出不对等很正常,所以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感情的付出不仅代表着彼此对自己之间的重要性,还代表着人生观价值观的差异,差异越大,分得越快。”


是双杰了。

太可爱了!

一棵小竹笋:

是百fo的返图
评论里有小可爱想看追凌换装,我也挺想看的所以就摸了摸(´◡`!
p2p3是沙雕系脑洞
思追:虽然很想哭可是要保持微笑呢🙂
金凌请你心疼一下琴
@流霜点图人@一下好了

摘纪录:

爱因斯坦生生将一座物理大山凿穿而得出一个哲学结论:当速度等于光速时,时间就停止;当质量足够大时,它周围的空间就弯曲。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再提出一个人格相对论呢?当人格的力量达到一定强度时,它就会迅如光速而追附万物,穹庐空间而护佑生灵。
——梁衡《大有大无周恩来》


感谢推荐

【碎碎念】他活成了我想要的样子

夏殇:

双休日废寝忘食地看完《帝王攻略》,之后一直陷在情节里恍恍惚惚的感觉让我自己都有点觉得不真实。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沉重的情节,但感觉就好像被抓住了心里的某一种愿望,以至于甘愿一直沉浸在那个世界里不去面对真实。于是细细想了一下这个故事这些人物,涂下一些随笔。


之所以被帝王攻略戳那么深,不仅是因为段白月和楚渊让我见到了理想中的感情,还有就是楚渊完全就是我理想中的人的样子。


想来之前喜欢强强,是因为爱情在那些故事里实质上是苍白的,因此需要外界世界的许多狗血酸爽风风雨雨,来驱逐那种令人绝望的虚无。而我所着迷的其实或许甚至不是那些故事里的爱情,而是他们可以把人生活得那么精彩。翻云覆雨也好,爱恨纠葛也好,都是有那么强烈的色彩,不会让人觉得人生了无意义。


但一样是处在一个庞大的背景里,楚渊和段白月的故事让我着迷的,却真正是他们之间的爱情。以及楚渊这个人。


他内心那种满满的安稳感


患得患失永远是爱情故事里最狗血的部分,然而楚渊却从来没有惴惴不安过。他活得那么勇敢,那么坚决,面对西南府的隐瞒和漫漫看不到终点的等待,他可以轻轻巧巧说一句:要我等5年,那就5年,5年之后二十年,三十年,我都一直等下去。——并不是某些女主角那样自暴自弃式的坚持。楚渊愿意等,因为那是他认定的事情。他认定了他就去做。甚至在知道段白月看着的情况下,开着窗给自己灌酒,这种破罐子破摔的失恋行为,他做出来都透着一股狡黠气。仿佛在跟段白月说:你让我难受了,那我也要让你难受。遗憾,我偏偏知道如何才能让你最难受,那就是伤害我自己。你最心痛如绞的,应该就是看到我受伤害吧。那我就要伤害自己给你看,看谁忍得过谁。


甚至楚渊给我那样一种感觉,哪怕某一天,段白月真的因为种种原因反了,西南府不还给他了,楚渊也不会因为“私人感情”的原因,过于伤心欲绝。爱情对他来说,有一点像一场豪赌。赌输了,我也不觉得他会怨天尤人。风波过后,他还会是那个楚国明君,西南王也还会是那个狼子野心的边疆王。表面上没有什么会变的,只是若段白月伤他一次,他也不会再给第二次机会。


他对人生有种特别诚实,特别豁然的感觉。会坐到路边吃小馄饨啊,被西南府拒之门外以后坐在小树林里看着星光过一夜,还有到小客栈里去听淅沥风雨声……就感觉他的人生确实是完全为自己而活的。从治国到爱情,他都始终在做他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尽管对的事情有时会让他痛苦(比如等段白月的那几年),但他有那种气质和担当:我做的选择,我自己来承担所有的后果。他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但这种“不在意”并不是以很多角色的那种吊儿郎当或者放荡不羁来体现的。他活在一个很微妙的聪明的平衡点上,既做到了去满足他人的愿望要求,又不负自己内心的愿望和自由。他并没有用力去反抗外界对他的期望,外界与他的自我,并不是一种敌对的关系。他不会为了反抗外界而刻意去做出什么动作。相反,在外界与他的自我没有冲突的时候,他很乐意去符合外界的期待,这样他可以省下更多力气去享受他内心觉得甜蜜快乐的感觉。而当外界与自我发生冲突的时候,他也不会犹豫遵循自我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去西南府是做了决定之后知会了一下满朝臣子,被西南府隐瞒不报他也没有想过放弃等待。


这样的处世,和他内心罕见的安稳感,应当与他的成长环境是分不开的。皇宫夺嫡是一项处处危机的任务,因此他必须遵从外界的环境步步为营。在巨大的压力下保存住自己小小的纯粹的自我,是比倔着头反对外界的一切,好得多的策略。他可以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享受某一点最珍贵的事物上,而不用分神,为了一些华而不实的理由去过多在意不那么重要的东西。但他同时从小就获得了段白月这个外挂,因此有了可以任性自由的小小空间。至少在段白月力所能及的范围里,他可以尽情地任性。自我还未被挤压到有生存危机,就获得了喘息的天地。从这个角度来说,段白月于他是某种意义上的再造之恩吧——在最艰难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可以无条件信任的人。


他可以是世界上最理直气壮去要求得到一切的人,但他却知足,不贪心。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江山爱情的两全。“这江山是我的责任,而你才是我全部的牵挂”——看文的时候没怎么觉得,但看完后才觉得这句话真是说完了所有的一切。他从头开始面对自己就是诚实而坦然的。爱情与江山社稷,那么难的取舍,他却那么沉静地就做出了选择。


知道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且不会因其它的取代品有多珍贵难得而有半分犹疑。


想要这样的人生,想要这样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