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我寄人间雪满头。

【一八】试探

1.

尹大小姐最近好烦。


从她见到张启山那一眼开始,哪怕是裹着裘,她都就觉得春天缓步向她走来了。特别是,当他承认他此次一程为的是别人的安危而不是什么一己私利,当他以自己的能力当众打败彭三鞭,当他为了救她挡下彭三鞭那恶毒的攻击时,尹新月觉得此生魂魄终于被什么所指引所照亮。当她随着他回到长沙,见他处事看他为人,即使他总是不愿尹新月待在他身边,但依旧以君子风度待尹新月,尹新月虽有些不忿,但依旧随他心意。


她相信他自有他的道理。


尹新月觉得他哪怕是皱着眉头,都能为大阔山河增添几分色彩。


但尹大小姐最近真的好烦。


她自作主张地把自己放在了张大夫人这个位置,抬头挺胸对着张启山的白眼,一副“你奈我何”的态度,张启山估计是看着这是北平最厉害的大小姐,所以除了赶她走,大概还真没什么办法了。偏偏尹大小姐还不吃这一套,张启山越不耐越避开,她就越接近。眼见着恰到好处的撒泼起了点效果,张启山又打太极拳给挡回去了。


尹新月想,我帮你上药我给你煮药我还帮你做菜谱安排你的三餐,这府邸上上下下地都叫我夫人了你怎么还无动于衷?整天板着脸,连一个笑容都没有,你这些家仆怎么都觉得你很好?明明不近人情嘛!


张启山,你这是把我这北平最出名的新月饭店大小姐置于何地?!


尹新月觉得自己的面子又被气的厚了一层。


但是还是……忍了。


2.

“诶小葵,你告诉那些守卫们,张大佛爷最近要养伤,有任何人前来拜访全部拒绝!”


从北平回来也有一星期有余,虽然张启山的身体好了许多,但尹新月心里不舒服又非常担心,所以当张启山刚回来一天,她就以夫人的身份把命令传下去。家仆们也很机灵,大概想着佛爷受伤了确实需要静养,所以也没人跟张启山说些什么。


不过当齐八爷来造访,家仆思考一二,还是进去禀报张启山。


“佛爷,齐八爷来访。”


尹新月心里自然是不爽快的,这不是摆明了不听她话吗?“我不是说了不让见客的吗?让人遣走这位齐——!”


“让他进来。”张启山开口。


尹新月不痛快,“你怎么这样!你现在需要静养,而不是让别人打扰你!”


张启山疑惑地抬眼,“齐八爷,不是 ‘别人’。”


尹新月被堵的一句话说不出。


“嘿呀佛爷好,嫂子好!”


齐八爷一走进来就对着张启山和尹新月作揖,瞥了一眼佛爷,立刻转过来看尹新月,“嫂子,佛爷最近可好?”


“佛爷他最近被我……我们照顾的很好啊,有我尹新月什么问题都没有。”尹新月心里不爽,于是就趾高气扬了些,“反而是你啊齐八爷,这时候拜访,是不是挑错了时间?”


齐八爷很快反应过来,他嘻嘻笑,“哎哟也是,嫂子说的对,我以后一定少来,一定少来!”


尹新月咳嗽了一声,做了个眼色。齐八爷眨眨眼,点头哈腰,“争取不来,争取不来!”


尹新月觉得自己越来越有夫人的 风范了。本着气死张启山和树立威信的心态,她斜眼扫了张启山一眼,却发现张启山颇有玩味地打量着齐八爷。


尹新月一懵。


这可是张启山这些天来露出的第一个笑容啊!


而且……看起来非常宠溺。


尹新月,你眼睛瞎了吧?!


尹新月看着张启山颜面带着淡淡的微笑披着外套把齐八爷送出大门,又披着外套面目冷冰冰地走回来,尹新月眨眨眼睛,突然不知道如何是好。张启山……除了无奈,没有对她露出过一个笑容,有也是那种皮笑肉不笑的那种,尹新月为此可是焦头烂额了很久,结果一个齐八爷就让他看起来像卸甲了一样。这算什么啊。


在她的角度,笑了总比不笑好,但她更希望在这险恶的世道,她是他最最可爱的人。


3.

后来齐八爷确实没怎么来了。


……但是张启山却老是跑去齐八爷那小香堂那不知道干什么。


在第不知道第几次张启山从小香堂回来处理公务后,尹新月终于忍不住拖着副官到楼上偷偷碎碎念。


“张副官……为什么张启山那么喜欢跑到齐八爷的府邸去?他就这么讨厌我?他之前才说过自己不喜欢热闹,可这八爷摆明了比我啰嗦十几倍,这我也算很冤枉了吧?”


张副官咳嗽了一声,忍不住乐不可支地看着尹新月,“冤枉,当然冤枉!”看着尹新月瞪大的大眼睛,他咳嗽一声,勉强正了脸色,尝试着用公事公办的口气说话,“尹小姐,你可听说过当年佛爷救八爷的故事?”


尹新月摇头,点头让他继续。


“当年佛爷刚来长沙的时候就是八爷帮他立地,别的是佛爷打拼。但是过了一阵,日本人想抢齐八爷的小香堂,八爷不肯,于是又抽又打,把八爷吊在武馆上三天三夜。那时候佛爷尚未站好脚,消息不灵通,于是当他得知消息的时候,齐八爷基本上已经被折磨得半死不活了。”


“所以张启山救了他?”


“是。单枪匹马,一对三十,深受重伤都要把齐八爷救下来。”


尹新月这会突然有点难过,“他们这联系靠的是性命……我这算什么?单纯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加上报恩而已吧?”


张副官看起来有些尴尬,他稍稍别开眼,“其实,不管是佛爷还是我,我们见你有难,自然都会出一份力。”


尹新月没听出有什么不对,她又想想,歪着头,“所以因为他们是至交,于是做什么都非常放松?”


“是的,就像佛爷愿意为了二爷的夫人倾家荡产,他也能为救齐八爷的性命赌上自己的生命。佛爷是重情重义的人,他并非有意对尹小姐您摆脸色,他只是单纯认为你跟着他会受委屈而已。”


尹小姐一听这话,又开心起来。她这一欢喜起来,张副官的面露难色基本上是看不见了。


“其实吧……”张副官喃喃。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一定会更努力让张启山知道我这个尹新月的能耐!”


说着,尹新月拍拍张副官的肩膀,准备走了,走的时候还哼着曲儿,高跟鞋哒哒声像欢喜的歌儿节奏。


张副官思前想后,尴尬地开了口,“尹小姐啊,这佛爷对八爷……跟对所有人都不大一样。”


尹新月定住,又转过了头,哒哒哒走回来,“什么意思?”


“尹小姐,我猜你已经对我们做过的事情略知一二,你也知道,每次我们做这些危险的事情,有能力的肯定都带上。带上的,基本都是能力很高体能又好的人。但是无论是勘探还是处理事务,佛爷总会问齐八爷一句。八爷要死打死不来呢,佛爷就会撂狠话说不来就一枪毙了。基本上,只要是需要出去探索,佛爷就一定会带着八爷。”


尹新月皱眉,“可这齐八爷看起来白白净净一书生,细皮嫩肉的,怎么做这些事?我知道他是个算命的,而且还很准,他一个算命的下去干嘛?”


“我也不知道。我也问过佛爷他这是为何……当然我没有不敬齐八爷的意思。佛爷其实是不信卦的,但是每一次他都要求齐八爷跟着他,很多次佛爷都必须救齐八爷于水深火热之中。而八爷毕竟不算是这一行的人,算的卦只能算运命,而不能真正地解决问题。”


“那……”尹新月表情风云变幻。


“佛爷总是对八爷说,‘我一定会保你周全’。”张副官点头,“他对着八爷,表情多的你想都想不到。而且是,只对着他。”


尹新月突然觉得自己要遭天谴。


两人在走廊沉默下来。


尹新月僵硬着说,“我刚把之前所见总和了一下。我觉得我在拆一段姻缘。”


张副官叹气,“原谅我的唐突,但是我确实也是这样想。”


尹大小姐好烦。


不过毕竟是大小姐,也是经历过某些磨练的人,机智聪明,做事坚决还能带狠劲儿,当机立断要做的事情说做就做。听了张副官一番话,踩着细高跟冲出去坐上车说着就要跑去齐八爷小香堂。


小葵被吓了一跳,想着要不还是晚点再告诉佛爷。这闹得跟气势汹汹怼情敌的模样,要是再多一个气势汹汹来者不善的张大佛爷,那香堂还能要?


张副官把大小姐送上车,与小葵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各自心领神会。


张副官望着远处的车想,八爷啊,这尹小姐来了,你再不开窍,可真的没有办法了。


4.

香堂。


齐八爷正送走一位感兴趣的客人,走到门前突然就见到佛爷家的车。好奇地想去问问,结果一开门,一双细高跟就这样出来了。尹新月皱着眉头,直接忽略了八爷的作揖。“进去谈。”语气毋庸置疑。


“行,听嫂子的。”齐八爷笑嘻嘻。


坐下来,齐八爷吩咐伙计小满装壶茶,这才对上尹新月的眼,“不知嫂子来此处是想做什么?”


尹新月装作委屈的模样,“想找八爷算一卦姻缘……”


八爷待女孩子特别温柔,见这么个大姑娘快要梨花带雨,又是佛爷的客人,规矩是死的嘛,首先肯定得伺候好这位好姑娘。毕竟是要成为未来嫂子的人。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不舒服又难过,齐八爷想。


“诶诶嫂子您淡定!这一卦我肯定帮您!您放心!”说着就接过尹新月伸来的手,捻指算着一个新卦。


这……喜卦啊。


“怎么样?”


虽说是演戏,但这奇门八算她是听说过,能算一把是一把。但齐八爷这表情说不上好又说不上不好,他偏偏还不开口,尹新月觉得自己要急了,但还要装作好奇谨慎的模样。“八爷?”


齐八爷表情有些复杂,“喜卦,但是……”


尹新月凑近了些,“怎么?”


齐八爷看着不大对,“卦象说,嫂子你的姻缘大好且美满,但是……必须要突破一些什么,例如阶级的限制。”


尹新月眯眼,“突破限制?我与张启山也算门当户对,哪里来的阶级不对?”


齐八爷有些无奈,“嫂子你不需要听我这一个算命的,你按心走就好了。”


尹新月盯着八爷身后的古物,沉默了一会儿。齐八爷也没说话,就静静地等着尹新月说话。


“八爷……”尹新月好一会开了口,听起来有些苦涩,“我信与不信并不重要,你当我求安心也好,过来确认也好,我只想知道张启山是不是心思都在八爷身上?”


齐八爷一顿,忽然轻笑出声,“这个误会也太大了嫂子!我们仅仅是至交好友关——”


“那为什么他看着你可以那样笑?为什么每次下斗他都要带着你,受不了离开你一步?为什么他永远都要护你周全?为什么他即使在你完全没意识到的时候都能事事为你?”尹新月说着有些愤怒了,“我一个外人都看得出他从来都听信于你,哪怕不信神鬼也愿意听你一言。我尹新月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如果张启山确实只对着你,我自然不会再纠缠。可问题是,你是怎么想的?!”


齐八爷摇头,“你误会了嫂子,我这哪有能耐让佛爷钟情于我?何况我一文弱男性,哪里适合他了?”


尹新月盯着他,突然一拍桌子,“我话撂这了,你要是想不清楚,就算张启山肯与我成亲我也不信立刻走。我不是封建固执的人,你们要是真的互相相信互相有情,我自然不会插一脚进去。”


尹新月挥袖而去。


5.

张启山后来还是知道了尹新月去找齐恒的这件事。


他尽可能地让自己的表情友善一点,希望知道一些他们谈话的内容,结果尹新月对他白眼翻上天,说什么“我没想到你居然是一个这么怂的人”等诸如此类的话,张副官在外面听的心惊胆战。


张启山却没有什么反应。


张启山猜想尹新月一定会谈起有关为什么张启山会经常去齐恒家香堂拜访的事,所以提前告知了张副官该说什么。


……张副官听得依旧胆战心惊。


张启山其实没想到尹新月真的找到张副官问,而他自然也没想到张副官说的这么细节。他只知道,这一番试探由尹新月说出来自然就是惊天动地五雷轰顶的效果,大小姐的咄咄逼人毕竟有着性别上的优势,所以更容易激到齐恒。


他只想知道齐恒对他究竟是怎么想的。


一开始确实是因为齐恒愿意包容他与帮助他在长沙立足,但渐渐地他希望自己也能保护齐恒,于是即使是在没有后援的情况下,他依旧推开那扇大门将齐恒救回。那些伤深深浅浅触目惊心,齐恒自己本身又受了不少折磨,但后来好了就天天帮张启山上药,当张启山看着齐恒瞪大眼睛帮他仔细涂抹的时候,他就想,这辈子就是他了。


就是他了。


现在张启山只需要等。


“佛爷,齐八爷这一个月都没有来拜访了……您需要去看一趟吗?”张副官拿来了文件,心觉会不会有些不妥,但还是问了。“尹小姐最近在长沙到处玩耍,我们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张启山停下手下的书写,面无表情地沉默着。


张副官点头退下,不再开口。


张启山发着呆。



6.

细风蜷成绕指柔。


不知已过一月。


他照常买卖算卦,依旧是谄媚鞠躬,此刻这样客气却让他想起只有两人的时候平日他这样做张启山总会扶一把说什么“不必太客气”。


他现在是阳光暖意刺身,清水清凉刺手,来来回回都不对。


齐恒想,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有几次夜晚跟解九爷小酌两三杯时忽然就开始喝醉。幸好他不是个难缠的酒鬼,不发酒疯,就静静地盯着一处发呆解九爷给他一间卧房就走,由着齐恒思索。摸着那杯上的花纹,他觉得自己理不清这乱糟糟的情结,只好借着酒意肆意想着张启山的面容。


齐恒想,自己为什么要想着他的面容?


后来他穿着算命先生的长袍跑到一些稍微偏僻的地方给人算卦,时不时送一些银元出去。也有小姑娘跑来算姻缘。他笑嘻嘻地听话算了,心里却想着我不敢给自己算。


齐恒想,他为什么就不敢给自己算?


自己究竟在怕什么?


红尘俗世,爱恨嗔痴,他最终还是避不过吗?


齐恒最近喝酒喝的很多,但每一次都恰恰好不过满,于是当他入了二爷戏楼门,稳当的脚步和微红的脸庞只消让人当做健康的神色。然而当锣鼓响起,他那恍惚的精神突然清醒了些。


二月红唱了青衣,拂袖唱的是《生死恨》。


“屋漏雨雪上霜鸳鸯惊散,从此两分地北天南……”


齐恒感觉自己快要捏碎杯沿。


“我与你生和死恩情似海,寻一处干净土月冷泉台……”


齐恒一口白牙咬的堪堪欲碎。


戏终人散。


可齐恒不想曲终人散。


他知张启山眉目是阵阵清风与漫天飞花,他知张启山唇齿是灼灼芳华与夭夭风姿,他知张启山是他的劫,他知张启山是他命。


他的一切,都是张启山的。没有张启山,就再没有齐恒这个人。


齐恒想,那就没什么好害怕的了。



7.

齐恒微笑着踏着月华进了张启山府邸的大门。


张启山站起身对着他的面孔。


他见他是眉目生辉,他见他是傲气如芒。


可这一刻,他们是彼此的朗月清风。


“你来了。”张启山说。


“我来了。”齐八爷说。


我来了,启山。



8.

“该死……最后我居然输给了一个男人!”尹新月咬包子,鼓着腮帮子哼哼着。


“尹小姐……您慢点吃。您要是被噎到这错也是我的啊。”被张启山安排照顾大小姐的张副官依旧很郁闷。他天天跑来跑去伺候大小姐,但是心里还是很开心的,那点心思放到佛爷那儿佛爷明眼一看就知,所以是他照顾而不是其他人照顾大小姐还是有原因的。


看着大小姐吃东西的张副官看的很开心。


“男人别小气嘛!没事啦我的事我承担,你放松点!”说着尹新月就拍了一把张副官,结果张副官一躲,这大小姐就扑到张副官的怀里了。


咦,心跳还挺快?


尹新月突然想起来齐八爷算的那一卦,又看看张副官发红的面庞同耳朵,心跳突然漏跳一拍。


这卦,好像也能信一信?


评论(11)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