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我寄人间雪满头。

[G][王喻]爱情魔药

rate:G(全年龄)

summary:师弟王(可能)吃了师兄王的小蛋糕。

warning:哈利波特paro!!!!!!!!!!

ps:都是小孩。不是开车。正经甜品。

==========




葛莱芬多学院的五年级学生喻文州看上了同是葛莱芬多的二年级学生王杰希。

 

……然后被黄少天灌醉加起哄的喻文州在毕业生方世镜师兄专程寄来的小蛋糕里渗了爱情魔药之后就把那玩意儿大半夜的放在了王杰希的宿舍前,上边写着“王杰希收”。

 

…………再然后第二天酒醒的喻文州对着脸上写着“我看好你”的垃圾话大神黄少天和“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卢瀚文小师弟的表情宛如失了智。

 

不……实际上喻文州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不是级长,但是是竞技游戏“荣耀”蓝雨队的队长、四大战术大神之一,他在学生中有非常高的人气,加上作为一位长得标志、温文尔雅的男性,自然也是得了不少人的倾心。他跟王杰希单纯只是一眼之缘,那还是他在路上向爱慕他的女生投去友好眼神时不小心侧了个身子于是撞上了他这辈子看上的第一位同性——或者再简洁明了一点,他这辈子的初恋——二年级新生王杰希,而且他们还都狼狈地摔倒在地,书本乱糟糟地掉落地面。三月春日光芒柔和,被撞到的人眼神有些慌张,眸子里却熠熠闪耀着蜜糖一般的色泽。那孩子急急忙忙地道歉与帮他捡书,单膝跪着把周遭的书捡起来才抬头看着喻文州又一次道歉。 

 

他两都愣了两秒。

 

“没……没事。”喻文州看见那双带有歉意的亮晶晶双眼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新生率先站起向他礼节性伸手,那白嫩的手就定在他面前,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游戏“战术大师”,再令他失态的场景他大多数时刻都能完美避过,这一遭也不会难,只是他没想到伸手时手腕内侧的脉搏乱作了重奏。喻文州的神经绷紧唯独怕对面人察觉,一站起便松开手,再次微微点头便装作一切都好同自家好友仰头走去,没有再管身后的新生。

 

不对,是没“敢”再管身后的新生。

 

后来喻文州瞒着黄少天和卢瀚文偷偷收集了那孩子的信息:王杰希,二年级学生,狮院,父母双全,家境良好,不挑食,性格沉稳,好像是微草战队的新成员。


一只眼睛要更大一点。 


嗯,很可爱。

 

他开始有意无意地打探王杰希的消息,然后开始装偶遇。例如吃饭的时候装作偶然坐到了别人隔壁两桌的位置,例如掐准时间去图书馆坐到了别人学习时的对面桌,例如……各种各样的擦身而过。大部分时候王杰希都在默默学习或者提点朋友作业,只有几次视线往喻文州那边靠去。而仅有的那几次,喻文州都把自己的眼神侧开。

 

喻文州,你要是再用那种盯着小蛋糕的眼神盯着他,你就别吃师兄的小蛋糕了。他心里恨恨地鄙夷着自己。

 

而且你不是“战术大师”吗?!你的脑子去哪里了!?

 

首先发现喻文州行径奇怪的人是黄少天。好歹机会主义者,观察能力异于常人,某天午饭后又见到喻文州对某个方向似有若无的多次关注后,心里落定了“喻文州陷入恋爱”的结论。他一回到宿舍就压住喻文州苦口婆心地教育说:“喻文州啊就你这条件你害怕追不到他吗?喜欢呢就要直接不要藏着不然可爱的小孩子很容易被拐跑嗯我也觉得他挺可爱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可以帮他帮你另外征婚也成哦啊哦!!”

 

这样说着的黄少天冷不丁头顶被书砸。

 

“心里藏着某人的人好意思指导我吗?”施加暴力者哼了一声,站起来收拾书就要往图书馆走,“你知道那也算了。我现在要去图书馆了……别问细节。”

 

黄少天抱着心口翻着白眼不予置评。

 

再后来,卢瀚文跟喻文州说他做了一份低浓度的爱情魔药。“不会接近癫狂陷入爱情,但对方依旧会非常非常喜欢你”,他说, 他的眼里带着鼓励。“不要害怕。”

 

我没有害怕!喻文州想呲着牙凶狠地反对这个想法,却发现自己一想到那孩子能对自己示爱时,内心躁动如春雷轰隆。下一秒抬眼就见到卢瀚文变出一盒冰块,“你脸红了,敷敷降温。”

 

喻文州拿着书给了卢瀚文脑袋一下子。

 

结果……他现在真的把那份药用在了王杰希的身上。

 

感谢上帝,自动自觉找上门的王杰希看起来非常正常——如果除去那双眼睛里没有隐隐约约射出像太妃糖一样黏腻眼波的话。喻文州用这辈子最可怕的眼神示意王杰希闭嘴的同时拖着他的手硬是扯出了课室走到广阔也更少人的地方,抗拒着自己如此失态的表现的同时满脑子却是有关王杰希柔软的手和掌心的温暖。

 

“喻文州,我确定我喜欢你。”

 

“……”

 

春日姿态柔和,一卷暖风把喻文州强硬的气势打折成了兜兜转转的迟疑。他梦里出现过这样的场景:风光明媚,天地无言,眼眸相接,暖流起伏。只是他未曾想通过魔法强迫获得这等喜爱与关注,这样满足了自己,却毁了一切。

 

只是那一句话一出,他的心都要被揉碎了。

 

“王杰希……你听我说,现在的你并不是真正的你……”喻文州紧张地小心翼翼地向后退,自动自觉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魔杖悄悄摸出来握在了身后。卢瀚文的话是这样说,但喻文州不能知道这个药效究竟有多强……说不定下一秒王杰希会扑上来然后他们拥抱接吻——喂喻文州!冷静!

 

“不喜欢我吗?”

 

王杰希眼神忽的锐利,他逼近喻文州,“我以为你喜欢我。”

 

事态特殊,他不能任由自己情绪泄露,他不能……再失态了……

 

他可是,喻文州啊。

 

“王杰希……我这里有解药,你姑且吃下……”喻文州在包里摸出做好的药丸递过去,却见对面的孩子眯着眼睛,表情介于友善和不友善之间,一脸不情愿地摇着头。喻文州又尝试着温和地劝阻他,王杰希始终不愿意接下解药。

 

“我知道我喜欢你。这是真的。我不需要解药。”王杰希语气不改,眼神竟然变得热烈起来。

 

喻文州很头疼。

 

没办法了……

 

喻文州三步作两步快步走向王杰希,把药放唇间,托着王杰希的脸就这样鼻子撞鼻子吻了下去。

 

他的嘴唇很软。喻文州难过地想着。

 

“唔……”被迫吞下药的王杰希尚且正在清醒途中,喻文州扶正了他,低声又道了两次歉后转身忍着羞愧就要走,却又被那孩子牵住了手。

 

——他跌进了王杰希的怀抱。

 

“我知道那是爱情迷药。”王杰希的声音在他耳间挠着,“如果你能正眼看我,这样吃了也好……”

 

等……等等?!

 

喻文州扭着身子挣脱出来,嘴唇张张合合不知作何回答,“你……那你现在……”

 

轻快的脚步踩折草茎,王杰希凑近喻文州,嘴角微微带笑,“文州啊,我喜欢你,我们可以在一起吗?”

 

他的眼神清澈明亮,彷如落雪的湖泊。

 

“这……这么快就叫文州了吗……”喻文州只好顾左右而言他,虽然他根本无法忽略自己的感性意识正在叫嚣着往前迈步。

 

“是啊,文州。文州,你喜欢我吗?”

 

二年级师弟声音还有些小奶气,听起来却毋庸置疑。

 

绷紧了神经的喻文州终于松下一口气,他低声笑着,盯着对面人像玫瑰花瓣的边缘的唇上蜿蜒一条线,“如果我说是,你会吻我吗?”

 

身旁的树木冠枝葱郁,阳光被打成碎金洒在王杰希的卷毛和眼睫上。他看见王杰希眼里潮水未退,不见慌乱只有坚定,而自己的心好似要穿透胸腔。

 

“当然。”王杰希咧开嘴笑了,手握着的拳头轻轻放开,“当然。”

 

——“在这暖暖的春阳里,这澄澈明丽的爱意,是一直翻飞的叶,你能看到吗?”

 

他的微笑尝起来像阳光和柠檬糖。喻文州想


评论(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