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我寄人间雪满头。

【碎碎念】他活成了我想要的样子

夏殇:

双休日废寝忘食地看完《帝王攻略》,之后一直陷在情节里恍恍惚惚的感觉让我自己都有点觉得不真实。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沉重的情节,但感觉就好像被抓住了心里的某一种愿望,以至于甘愿一直沉浸在那个世界里不去面对真实。于是细细想了一下这个故事这些人物,涂下一些随笔。


之所以被帝王攻略戳那么深,不仅是因为段白月和楚渊让我见到了理想中的感情,还有就是楚渊完全就是我理想中的人的样子。


想来之前喜欢强强,是因为爱情在那些故事里实质上是苍白的,因此需要外界世界的许多狗血酸爽风风雨雨,来驱逐那种令人绝望的虚无。而我所着迷的其实或许甚至不是那些故事里的爱情,而是他们可以把人生活得那么精彩。翻云覆雨也好,爱恨纠葛也好,都是有那么强烈的色彩,不会让人觉得人生了无意义。


但一样是处在一个庞大的背景里,楚渊和段白月的故事让我着迷的,却真正是他们之间的爱情。以及楚渊这个人。


他内心那种满满的安稳感


患得患失永远是爱情故事里最狗血的部分,然而楚渊却从来没有惴惴不安过。他活得那么勇敢,那么坚决,面对西南府的隐瞒和漫漫看不到终点的等待,他可以轻轻巧巧说一句:要我等5年,那就5年,5年之后二十年,三十年,我都一直等下去。——并不是某些女主角那样自暴自弃式的坚持。楚渊愿意等,因为那是他认定的事情。他认定了他就去做。甚至在知道段白月看着的情况下,开着窗给自己灌酒,这种破罐子破摔的失恋行为,他做出来都透着一股狡黠气。仿佛在跟段白月说:你让我难受了,那我也要让你难受。遗憾,我偏偏知道如何才能让你最难受,那就是伤害我自己。你最心痛如绞的,应该就是看到我受伤害吧。那我就要伤害自己给你看,看谁忍得过谁。


甚至楚渊给我那样一种感觉,哪怕某一天,段白月真的因为种种原因反了,西南府不还给他了,楚渊也不会因为“私人感情”的原因,过于伤心欲绝。爱情对他来说,有一点像一场豪赌。赌输了,我也不觉得他会怨天尤人。风波过后,他还会是那个楚国明君,西南王也还会是那个狼子野心的边疆王。表面上没有什么会变的,只是若段白月伤他一次,他也不会再给第二次机会。


他对人生有种特别诚实,特别豁然的感觉。会坐到路边吃小馄饨啊,被西南府拒之门外以后坐在小树林里看着星光过一夜,还有到小客栈里去听淅沥风雨声……就感觉他的人生确实是完全为自己而活的。从治国到爱情,他都始终在做他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尽管对的事情有时会让他痛苦(比如等段白月的那几年),但他有那种气质和担当:我做的选择,我自己来承担所有的后果。他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但这种“不在意”并不是以很多角色的那种吊儿郎当或者放荡不羁来体现的。他活在一个很微妙的聪明的平衡点上,既做到了去满足他人的愿望要求,又不负自己内心的愿望和自由。他并没有用力去反抗外界对他的期望,外界与他的自我,并不是一种敌对的关系。他不会为了反抗外界而刻意去做出什么动作。相反,在外界与他的自我没有冲突的时候,他很乐意去符合外界的期待,这样他可以省下更多力气去享受他内心觉得甜蜜快乐的感觉。而当外界与自我发生冲突的时候,他也不会犹豫遵循自我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去西南府是做了决定之后知会了一下满朝臣子,被西南府隐瞒不报他也没有想过放弃等待。


这样的处世,和他内心罕见的安稳感,应当与他的成长环境是分不开的。皇宫夺嫡是一项处处危机的任务,因此他必须遵从外界的环境步步为营。在巨大的压力下保存住自己小小的纯粹的自我,是比倔着头反对外界的一切,好得多的策略。他可以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享受某一点最珍贵的事物上,而不用分神,为了一些华而不实的理由去过多在意不那么重要的东西。但他同时从小就获得了段白月这个外挂,因此有了可以任性自由的小小空间。至少在段白月力所能及的范围里,他可以尽情地任性。自我还未被挤压到有生存危机,就获得了喘息的天地。从这个角度来说,段白月于他是某种意义上的再造之恩吧——在最艰难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可以无条件信任的人。


他可以是世界上最理直气壮去要求得到一切的人,但他却知足,不贪心。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江山爱情的两全。“这江山是我的责任,而你才是我全部的牵挂”——看文的时候没怎么觉得,但看完后才觉得这句话真是说完了所有的一切。他从头开始面对自己就是诚实而坦然的。爱情与江山社稷,那么难的取舍,他却那么沉静地就做出了选择。


知道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且不会因其它的取代品有多珍贵难得而有半分犹疑。


想要这样的人生,想要这样的爱情。



评论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