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我寄人间雪满头。

【知乎体】想知道老师性取向怎么破

大家有遇到老师看起来给给的却性取向不确定的情况吗?

羊羊:
如题。其实问这个问题更多是来听故事的。我们班老师挺好一人,就老实认真又好看,也有见过男性或者女性找他吃饭,关系看起来超级好,都是好看的人啊啊啊啊!我们还有同学看见过他在外面提着菜跟一个男人有说有笑回同一个家啊啊啊!然后我们之前旁敲侧击,他总是笑着不说,我们后来也没敢再问,不过腐女真的快疯了…
这个问题只是来听故事的!虽然很好奇但是侵犯隐私的事情绝对不会干!


回答者:阿璟
你点我就是想套话是吧?行我陪你。
关于这个,我没有发言权,不过我说来呢,是想给你提供个新思路。
就当看故事吧。
我刚看了一下描述,又看了一下楼主所在地和平时的回答,我大概猜到楼主在哪了。那个老师确实是个非常好的人。性取向说真的我觉得并不是很重要。
好啦我跟老师认识不过我不能泄露隐私啦。
其实说到这个,我确实可以说点东西。 我现在大二了,初中我也在你这间中学就读。母校呢,你也知道,要求比较高,大家总体比较沉闷,大概只有尖子班的人脑子够用可以稍微浪的爽点吧。
后来我初二的时候,我们换了新老师做班主任,我姑且叫w吧。w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特别帅又很有亲和力,介绍自己的时候特别幽默,行为夸张不轻浮,说话轻松不刻意,可以说,一节班会课就基本俘获了众人的心…哈哈哈真的很肤浅,但是谁不喜欢亲切英俊的人啊哈哈哈!反正我超级喜欢他。
他上课很认真。课件简洁明了,讲课清楚,辅导人又超级认真,特别是有一回,年级主任来我们班diss某几个纪律差的小孩。实际上,主任特别喜欢diss我们班,之前的班主任也被主任偶尔拖出去念叨,反正就是不大给面子给我们。虽然后来知道他只是单纯看我班不爽,不过那时候还是很生气的。w刚来可能没遇到这种情况,所以主任diss人顺带嫌弃我们班的时候,我们都有些唉声叹气。
结果w就笑眯眯地开口了。
“主任,这都是我的孩儿们,他们有多大能力我清楚,请您停止这种片面的指责,他们比你想象中地优秀”。
当时主任的脸都绿了。
等他走后,突然就有人鼓掌了。
然后他摆摆手,特别认真地说,“我会护着你们。”
…当然后面他立刻就嘻嘻哈哈了。
后来那几个男孩女孩居然就改掉老毛病,后来拿着好成绩去重点了。实际上,我们班是普通班,结果中考成绩出来一看大家都很惊讶,总体都进步了许多,我至今有朋友会跟我提起w,说一次考试的成功,让她的人生好过了许多。
哦抱歉,跑题了。
我一开始觉得哪里不对的时候是他的朋友n先生说话说漏嘴。
n先生其实不是我们学校的人,他是讲座的讲师,关于电影制作和导演思维培养的一个讲座。我当时去参加,课余的时候突然就见到w跑去勾肩搭背。我们习以为常翻个白眼,结果我看到n面露难色,嘿,这时候,我的好奇心就上来了。我扫了两眼我的朋友,她们好像没注意到,于是当讲座结束,我看着人越来越少,拿着笔记就要去问n先生。n先生有些害羞,不过还是认真回答我的问题。当回答结束后,我这个13岁脑抽少女就开口了,“n老师,您跟w老师很熟?”
他笑笑,“是啊。你是他的学生?”
“是啊。诶,我看您刚刚面露难色…该不是w老师欺负你了吧?”我笑嘻嘻。
“诶…要我给他伴侣选礼物呗!”
我噗嗤一笑,觉得这事儿真的好可爱,“要不要女生的意见?”
n先生本有些愁眉苦脸,听到我这句话反而被逗笑了,“也是,都是给男性送礼物,说不定你会有想法呢!”
我本准备说点什么,突然意识到不对,n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些奇怪的话,赶忙哄我两句,匆匆忙忙收拾走了。
“都是给男人送礼物?”我愣住。
之后那几天,我都有点紧张。我担心n先生会跟w老师说点什么,然后我会被带去办公室喝茶。不过事实是,w老师什么都没做,我担心的事情一件都没有发生。后来初二下学期,我打着好好学习的名号经常绕到w老师那混,一来二去的,大家也就熟悉了很多。后来有一天,我放学趴桌子睡过了,收拾好东西直接就下意识走去办公室,结果直到离开了母校才意识到w老师究竟给了我多少安全感。反正,我去到办公室,看到w老师还在改作业,不过看起来快改完了。我就敲敲窗,反正只有w一个人,他肯定也不介意。
“阿璟,没走啊?有点晚了啊?”他说,微微蹙眉。
“老师,我…”
突然n先生的那句话又冒出来了。
结果我说,“老师,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异性恋…”
w看起来居然也不惊讶,他只是笑。他点了点作业,说,“阿璟,麻烦你搬一下作业,这个问题我们以后讨论。”
我鬼使神差点头。

其实不只是那句话,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个学期我发现我喜欢上一个女孩。

现在的我是双,双偏异。现在我对这个没什么好遮掩的,但是我那是才14,家庭比较传统,朋友也不多,性格又有些怯懦,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我觉得天都要塌了。那时候没有人提这个话题,我怎么敢跟别人说呢?
但是吧,少年人眼神炽热挡不住。
我喜欢的那个人是我的邻居。她非常优秀,但我从来只敢远远看着她,不敢跨界。直到有一天,她的朋友跑来把我拖进巷子里,狠狠骂了我一顿:
“同性恋是变态!”
“就你这样的还敢觊觎她?你算什么?”
“没廉耻?”
……
后来我红着眼把她们都打了一顿。
一身淤青。
但是我真的很爽。
得知原因的双方家长表示对我相当失望,那个女孩子甚至用厌恶的眼神看着我。但是我那时候什么感觉都没有,甚至有被虐的快感。一个人的真心突然被踩碎,大概也并没有那么容易缓过来。

后来我被带到w老师面前。

他依然很友善。家长做的没错,这个时候大概也只有他能听我讲下去。
我说,“听我讲吗?”
他推了一杯热水给我,“不要急,慢慢讲。”
我迷茫的把事情叙述一遍,发现好像有些东西回来了,但是还是很痛。
“我做错了吗?”我声音有点抖。
“打人吗?我觉得你做的没错,但这确实违法…”
“然后呢…”
“出柜出的太突然,难免接受不了。”
“然后呢?”
“错不在你。”他说。
我突然就放松下来了,这个天塌对我来说没意思了。
“喜欢同性并没有错。”
“那老师…你…难不成…”我有些紧张,甚至有些期待。
“阿璟,”他指尖敲敲桌,“先听我说。”
我勉强点头。

他说:
“我有一个姐姐和弟弟…我是收养的,不过他们对我非常好。现在我姐姐结婚啦,有个可爱的孩子,就是太活泼了点。
“过年的时候我们会回去拜访亲戚。这时候就会有亲戚说,阿离啊你怎么不多生一个孩子呢。我们一家人知道姐姐身体弱,但是表面还是说说应付,我这时候就哈哈圆场好让师姐走,结果每一次都会有人问同样的问题。姐夫好几次差点发飙,我弟就拉着他,我就继续圆场。
“后来我们家族有个人出柜了。
“这是更早些年,那时候比现在歧视更多。我佩服他。
“后来我问姐姐,你是怎么看的呀。
“她说,你啊,其实这件事跟我被人催多生孩子是一样的。那些亲戚永远只会不知内情就让你做他们觉得是正确的事情。他们会质疑我,会指责我,甚至有人觉得我没用,歧视我也会有的。总会有人这样子。而他呢,也要跟我一样面对质疑,他更不容易,他会被针对,甚至被不懂得人看不起,而他最终能承认自己的身份了,是不是很了不起?“接受身份,并坦然面对,我佩服他。

他说完了,我安静了很久。
“阿璟,你这边我尽量和你父母沟通。你现在初三下学期,需要好好备考。我尽量帮你。”他推推茶杯,“喝口水吧。”
我突然叫住他。

“老师,你是同性恋吗?”
我握紧拳头。

“这重要吗?”他说,“你是不是同或者我是不是同,重要吗?”

后来w老师确实帮我解决了问题,但是家人的态度依旧冷漠,邻居也还是非常讨厌我,但是我已经不在乎了。是不是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能找到自己的方向啊。

求学这些年打给w老师的次数屈指可数,大三就要去英国交流了,于是趁着大二假期想见见他。那天阴天,我清清爽爽地跑去约定地点,本想着已经提前了能给老师一个惊喜(我还准备了礼物),结果走到十字路口,就看见他和一个男子相谈甚欢。老师对着我这边,他真的不显老,看起来还像当年一样年轻。那男子我只看到背面,不过能感受到气度非凡。
老师看着那个人,笑容就像太阳。

是啊,心里装满爱的人的眼神大多相似,不同只是不同在那个爱的人的影子。

后来我选择不过去,远远打个电话跟老师道歉就走了。后来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子把手覆在老师手背上。

我该走了。

是啊,性取向没什么重要的。真正难的其实是追寻自己的心吧。

谢谢阅读。




——
其实这…也算是我心里羡羡的一种形象。
更多是写自己。大半夜脑子不清,也看不出哪里有问题。
谢谢阅读。方便评论一下?

评论(4)

热度(66)